沒有正當工作,父母在家務農,來自偏遠鄉鎮的他們,卻開著豪車,頻繁出入娛樂場所,一次消費便是數萬元

這是一個在四川內江市街頭肆虐一時,開豪車違法飆車的90后“炸街”團伙。6月21日,成都商報-紅星新聞記者從內江警方了解到,歷時8個月偵查,內江警方打掉了隱藏在這群飆車“炸街”年輕人背后的“跑分”洗錢犯罪團伙,抓獲犯罪嫌疑人36人,其中35人均來自內江一個偏遠鄉鎮,可謂是一個“同學幫”。

短短半年內,他們藏身於鬧市網吧,利用數百家空殼公司為境外賭博平台洗錢數百億元,再利用虛擬貨幣交易的隱蔽方式收取佣金,非法獲利數千萬元。

深夜,改裝的賽摩、豪車在城市街道上呼嘯而過,留下陣陣轟鳴聲,讓人無法入睡,居民們苦不堪言

2021年8月,內江警方接到不少市民舉報后,隨即展開深夜飆車、“炸街”擾民專項整治行動。行動中,警方發現一群年輕人晝伏夜出,駕駛保時捷911及奔馳、寶馬、奧迪等豪車,不僅在深夜飆車“炸街”,還頻繁出入娛樂場所進行高消費。

“父母都在家務農,他們又沒工作。”內江市公安局治安管理支隊相關負責人、專案組副組長向記者介紹,警方調查清楚這伙無業青年的基本情況后,頓時警覺起來,“他們沒有工作,名下卻有價值幾十萬甚至百萬元的豪車,錢從何而來?”

隨著調查的深入,警方發現更多可疑之處。“他們都來自同一個偏遠鄉鎮,都是90后。”辦案民警和同事們調查后發現,除了開豪車和頻繁出入娛樂場所高消費,這伙90后青年穿戴名牌服飾,使用最新款高端手機,支付寶、微信及銀行卡交易流水更是超乎想象。

“保時捷911是一對夫妻的,兩人在3個月內便花了1200多萬元。”民警告訴記者,除了保時捷911,1993年出生的鄒某及妻子王某名下還有一輛寶馬7系轎車,以及4套大面積的房產。這些,都是夫妻倆在案發前近半年內用蛇皮口袋裝著現金,到4S店和售樓部購買的。

“更蹊蹺的是,他們賬戶裡的資金來源極不正常,都是他們用花膠布袋子裝著,拖到銀行在櫃台存進去的。”除了揮金如土的鄒某夫婦,民警們還發現,鄒某身邊跟著的一幫90后都是無業青年,不少人名下也有房產和奔馳、寶馬、奧迪等豪車,且都是最近才用現金購買的。不僅如此,他們同樣頻繁出入娛樂場所,一次消費便是數萬元,一個月下來便花掉幾十上百萬元。由此,警方更加懷疑,“這伙人很可能在從事違法犯罪活動。”辦案民警說。

“從我們開始關注這伙人,就發現他們長期進出內江某繁華商圈的一家網吧。中午進去,經常到次日凌晨三四點才出來。”辦案民警介紹,民警潛入網吧調查了解到,在這伙年輕人口中,鄒某是他們的“老板”。鄒某除了在家,大部分時間都在網吧內。

在網吧一個角落,他們“包”下一二十台電腦,有兩三個人跑來跑去,不停在電腦上操作。旁邊,一般還有10多個人守著,穿戴著名牌,玩著最新款手機,面前擺放著高檔香煙。“這個位置在網吧裡很隱蔽,他們也很警覺。”辦案民警說,生人一旦靠近,這伙人就會發現,馬上關掉電腦屏幕,讓人難以發現他們操作的具體內容。

專案組副組長說,警方調查還發現,案發前半年內,這伙年輕人在全國各地注冊了數百家商貿、網絡公司,但這些公司都是空殼公司。“每個人至少有20家公司,他們公司都是小規模納稅人。”在民警看來,以這些人的消費流水看,很反常。

“與此同時,我們還發現鄒某隔三差五去廣州,與一名張姓男子聯系甚密。”辦案民警說,經調查,張某經營著一家從事充值、支付類業務的網絡科技公司,且與境外有密切聯系。“四方支付平台本身是非法的,通過他(張某)的四方支付平台,鄒某這個團伙的大量資金流向境外賭博平台。”

至此,一個以鄒某為首,利用企業收款碼分散收取賭客參賭資金,再通過張某公司的“四方支付平台”隱蔽轉入境外賭博平台資金池的“跑分”犯罪團伙浮出水面。2021年9月30日,內江市公安局將該案立為幫助信息網絡犯罪活動案,並成立專案組偵辦。當天,內江市公安局網安支隊、治安管理支隊抽調全市140多名警力集中收網。“在網吧內將鄒某等23人抓獲。被抓時,還有一名犯罪嫌疑人的企業收款碼收到數十萬元未轉出。”辦案民警說,此后,警方在四川多地及廣州又抓獲13人。至此,36名犯罪嫌疑人全部落網。

“在抓獲鄒某等人時,我們在網吧電腦上提取了大量數據。”時隔大半年,辦案民警仍清楚地記得搜查鄒某家的場景。“滿屋都是路易威登包裝袋,一個專門的鞋櫃裡全是LV等品牌鞋子,有的一雙賣價就達七八萬元,衣櫃裡也有大量奢侈品衣服。”不僅如此,在鄒某家中保險櫃內,還查獲了52萬元現金。民警說,此外,在其他犯罪嫌疑人家中也查獲了幾萬元至數十萬元不等的現金。“有一個(犯罪嫌疑人)上午才提120萬現金購買了一台保時捷卡宴,下午就被我們查獲了。”

專案組副組長及辦案民警介紹,36名犯罪嫌疑人被抓獲后,警方查扣的涉案資產包括保時捷911及奔馳、寶馬、奧迪等車輛17輛,房產17套,現金1500余萬元,以及勞力士、卡地亞等高檔手表4隻,和一批奢侈品牌鞋、包。

此外,經調查,2021年6月19日至9月30日,該團伙通過線下出售虛擬貨幣泰達幣700余萬枚,換現4500余萬元。至36人被抓獲時,團伙名下還有100余萬枚泰達幣,市值600余萬元。

在1TB電子証據、數千組錢包地址和數十萬條交易記錄及大量現金等鐵証下,到案人員最終如實供述了自己的犯罪事實,這個“跑分”犯罪團伙的脈絡逐漸變得清晰起來。“36人除了在廣州的張某,其他人全是內江市東興區某偏遠鄉鎮的人,20多歲,文化程度都不高,都是同學或同學的同學。”

民警介紹,據犯罪嫌疑人交代,2019年10月,當時在廣州打工的鄒某無意間認識張某后,兩人一拍即合,開始為境外賭博平台洗錢。此前,兩人及身邊人都是“小打小鬧”,一直到2021年4月,張某研發了“四方支付平台”,鄒某和張某商量后,開始召集身邊人在全國各地注冊空殼公司,申請企業收款碼。隨后,“跑分”團伙通過企業收款碼,分散收取世界各地賭客的賭資。鄒某等人收到這些賭資后,再轉入境外賭博平台指定的賬戶,隨后通過境外地下錢庄流向境外賭博平台。

而“跑分”團伙非法獲利,主要是通過非法虛擬貨幣交易的隱蔽方式收取佣金。經查,在2021年4月至9月期間,這個“跑分”犯罪團伙在短短半年內便用此方式,為境外賭博平台洗錢數百億元。經專業會計事務所審計,期間,團伙非法獲利數千萬元。

“調查中,鄒某妻子告訴我們,鄒某每隔幾天就會提幾十萬現金回家,她是既高興又害怕,不知道錢該怎麼用。”民警說,為此,鄒某妻子便想著盡快把錢全部用完,團伙中其他人也是同樣的心理。為此,他們用現金買房、買豪車、買奢侈品,頻繁出入娛樂場所等進行高消費。

民警還在走訪中發現,鄒某父親很早就去世了,母親改嫁后,他隨爺爺、奶奶一起生活,而爺爺、奶奶都在鄉下務農,這些年鄒某也一直沒有固定工作。團伙中除了張某,其他人也來自鄒某同一個鄉鎮,父母都在家務農。在專案組副組長及辦案民警看來,這伙年輕人從小在農村長大,進城后因虛榮心作祟,想一夜暴富是他們走上犯罪道路的根源。

目前,此案已移交檢察機關審查起訴,正在進一步辦理中,等待犯罪嫌疑人的將是法律的嚴懲。

人民日報社概況關於人民網報社招聘招聘英才廣告服務合作加盟供稿服務數據服務網站聲明網站律師信息保護聯系我們

作者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